【來啦校園配送軟件-專業分揀集成配送】外賣要收配送費還比堂食貴 是“價格歧視”還是“合理定價”?

2019-08-12 16:17:20次閱讀

外賣要收配送費爲啥還比堂食貴?是“價格歧視”還是“合理定價”?

□大河報·大河財立方記者丁洋濤

同樣一份肯德基漢堡套餐,外賣定價比堂食貴3元;一份連鎖店的招牌套餐,外賣顯示價格比店內就餐貴2元。近日,關于同樣套餐餐飲店外賣價格高于堂食的說法在網上持續發酵,但也有不少餐飲店主喊冤,稱外賣比堂食還便宜。大河報·大河財立方記者通過實地探訪和發放調查問卷,發現類似堂食和外賣價格不一致的現象確實存在,但並非總是外賣高于堂食。這究竟是“價格歧視”還是“合理定價”?

爲配合滿減優惠,餐飲商家外賣平台定價高于堂食

近日,有民衆反映,麥當勞、肯德基等快餐店同店不同價,外賣比堂食的標價高。大河報·大河財立方記者走訪鄭東新區附近餐飲店發現,除了上述商家外,很多其他連鎖店,諸如九回香餃子館、本味鮮炒雞等店,也都存在類似現象。

大河報·大河財立方記者發放了調查問卷《同一套餐外賣價格高于堂食,是“價格歧視”還是“合理定價”?》,共有300余人參與調研,其中55%的用戶表示,偶爾會遇到同一套餐外賣價格高于堂食的現象。

類似上述商家爲配合滿減活動故意提高餐品價格的現象較爲普遍,對此,多家外賣平台均向記者透露,平台方在和商家簽署協議時均明確規定,嚴禁商家線上線下價格不一致,如消費者發現有商戶價格虛高的情況,可以通過産品上的“商戶舉報”渠道反饋。對于商戶價格虛高的現象,平台會對商戶進行整改甚至下線處理,保證消費者公平交易的權利。

調高價格再滿減,商家看上的是外賣平台頁面的推薦位

永遠不要小看一份外賣,它背後牽動著消費者、商家、外賣平台和配送員的四方利益。畢竟,消費者要滿減優惠,外賣平台要抽成,配送小哥不能白跑腿。但是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外賣市場混戰階段已經遠去,外賣平台傭金上漲趨勢不可逆,補貼力度也大不如前,餐飲企業如果想要從外賣業務中獲利,調價是最直接的方式之一。

有業內人士向大河報·大河財立方記者透露,外賣平台會定期推送一批優質好店和優惠店,將其置于外賣App顯眼位置,但這些商家需要滿足一定的優惠門檻才能進入榜單。部分商家看上了這一塊資源,爲了能展示在靠前的推薦位上,不惜提高外賣單品價格,然後再推出較高額度的滿減活動,給消費者帶來“虛假繁榮”的表象。例如,店內20元一份的炸雞,外賣平台可能會標價爲35元,然後再通過類似“滿35減10”的活動,讓堂食和外賣價格趨于一致,當然餐盒費和配送費另算。

除此之外,類似上述本味鮮炒雞等連鎖店的部分商家,雖然外賣定價高,但消費者實際支付金額反而會略低于堂食,這合理嗎?業內人士認爲,商家沒有理由讓外賣價格低于堂食,畢竟外賣平台要抽成,商家也要擔負一定的外賣配送費,餐盒包裝也需要成本,多重壓力只能促使商家調高價格。對于外賣低于堂食的商家,大多情況下,外賣分量會少于到店堂食,這也是商家的慣用手段。

當然,除了商家想要的曝光力度,消費者對滿減的青睐,也促使越來越多的商家學會了調價滿減的套路。有外賣平台相關負責人表示,商戶定價是市場行爲,平台不是職能部門,除了要求商家明碼標價外,一般不會幹預。不過涉及價格虛高的商家,可能會存在套取平台補貼的現象,會由平台風險控制部門介入調查。

商家和平台需明碼標價,消費者大可“用腳投票”

對于不同商家來說,在不同的時間窗口,定價策略並非一成不變。如果商家和平台明碼標價,外賣和堂食價格一目了然,消費者自然會“用腳投票”。

在外賣興起之初,平台和商家爲了推廣服務,采取了大額補貼政策,外賣價格遠低于堂食,從而培養了一大批忠實的外賣客戶。如今,這些忠實客戶在養成訂餐習慣,享受到外賣便利服務後,就很難改變,即便平台補貼減少、外賣價格逐漸恢複,甚至出現“外賣比堂食貴”,很多人依然會選擇外賣服務。在很多城市,尤其是諸如鄭州等年輕指數較高的城市,“懶人經濟”依然保有很大的市場。

業內專家認爲,在經過了外賣補貼大戰的階段後,外賣市場格局已定,行業已進入穩定的流量收割期。同時,餐飲業的定價策略很複雜,倘若外賣需求多,提價能多盈利,商家就不妨加價;如果外賣需求少,商家想促銷,減價讓利也常見。外賣並不總是比堂食貴,相反還經常更便宜。正如部分網友所言,很多時候消費者在意的並不是外賣比堂食貴了多少,而是更在意對商品價格的知情權。

同時,餐飲業屬于市場化服務業,企業擁有完全的自主定價權,只要做到明碼標價,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,就是合法的。消費者完全可以根據自身需求“用腳投票”。

案例連連看

在鄭州金水路和玉鳳路交叉口家樂福賣場一樓的肯德基名門廣場店,同一款“培根雞腿重磅肉霸堡”套餐,肯德基官方App上外賣價格爲39元,但如果選擇堂食,App顯示只需36元,外賣比堂食貴了3元。除此之外,外賣還有額外的9元配送費。綜合來看,吃到同樣一款套餐,外賣要多支付12元。

鄭東新區CBD丹尼斯二天地3樓的本味鮮炒雞,一份2~3人鮮炒雞套餐,店內宣傳頁顯示價格爲68元,但其在某外賣平台上的標價則是78元。但需注意的是,雖然外賣平台標價高于堂食,但該套餐符合“滿70減15”的滿減活動,所以購買同樣套餐,外賣消費者需要支付滿減後的63元,外加1元包裝費,共64元,而且該店免配送費,堂食價格反而高出外賣價格4元。爲何外賣包括了配送和包裝費,反而比堂食便宜,難道是分量不足?對此,店家只是解釋稱,二者分量是一樣的,外賣平台確實要相對便宜。

在CBD商務內環路上的九回香餃子館(藝術中心店),也有類似情形,以“一品三鮮”餃子爲例,其在外賣平台價格顯示爲19元,但堂食價格爲17元。需要注意的是,該店在外賣平台上設有一項滿減活動,即“滿25減3”,但消費者需要購買更多商品達到滿減額度。